返回列表 发帖
(妈耶!又是坑了俩月!最后还是想到的和写出来的这样那样偏差……不过大体走向是对的,吧【【【)
(章节谜标题不要太在意……)
(仍然没画出插图……)
-----------------------------------------------------------------------
Ch 11 - 无色之水,鲜红之血

当Metal City有些超前的建筑出现在蓝色刺猬的视野内时,即使只过去了不到十分钟,雨势已经加强到了暴雨级别。五光十色的街道一侧,毫无灯火的停机坪几乎像是被包围进了不自然的黑暗。
Sonic踏着淡蓝色的涟漪一路俯冲,在鸟形飞行器前重重落地,稍作调整又几个箭步冲进被洞开的舱门。“Tails!”他一手拢在嘴边大喊,同时催动魔力点亮灵魂宝石,“听得见吗?”
没有回应。他放下手搜寻起船内,转动双耳试图捕捉到一些声音。
“这就是他们飞船里面的样子吗……”放轻脚步前行的同时,他继续借着宝石的蓝色辉光观察四周,迅速注意到了分布各处的怪异的腐蚀痕迹。“……被破坏得好严重。Tails在哪?”
“总算到了啊,”右侧传来不甚响亮的话音。蓝色刺猬转头看去,Jet手捂左肩走来,凌乱的羽毛上隐隐沾着血污,“可惜敌人已经离开了。”
Sonic下意识地走上前扶住绿隼,“发生什么了?然后Tails在哪里?”
Jet把重心往蓝色刺猬手上移了一点,稍微稳住身体后抬头朝来时方向努嘴,“都在这边,但我得警告你,场面可不好看。”一并前往目标舱室途中,即使看到对方脸上的不安,绿隼也没住口,“Storm帮了大忙,不过那家伙最后还算是被我打跑的。”
两人在一扇意外完好的舱门前停下。
“就是这里吗?”Sonic侧头询问Jet,见绿隼稍稍点头,便伸手拉开舱门。
拉开的舱门后,Tails和Wave双双举着扳手对上了蓝色刺猬,又在看清来者时僵住,最后也没有砸下来。
“——”Tails一瞬间仿佛迷失在了灵魂宝石的辉光里,张了张嘴,来回调试几次才终于出声,“——Sonic……?是你?”
“Tails……!”Sonic快步走上前察看,很快就确认他的双尾狐伙伴除了皮毛上沾上些油污以外别无大碍。“原来你没事啊,害我担心!”嘴上这样说,他伸手揉着小狐狸额前毛发时还是带着些许笑意,“通讯器里讲到一半那样没了信号很吓人啊!”
“因为对讲机坏掉了啊,所以没法再联络……”Tails窘迫地干笑几声,“这次我还算是没事吧,Jet和Storm把敌人击退了……啊,”提到巴比伦小队成员名字时,他的表情带上了几分忧虑,“可他们也都受伤了,尤其是Storm……”
Sonic把视线移向双尾狐身后,看见那只灰色信天翁正靠墙躺着,腿上缠了几圈布条,可头上和小臂也沾着发红的痕迹。
Storm回望着蓝色刺猬,身体没有移动分毫,“Wave先前讲的‘魔法生物’那些玩意,我现在好像明白一点了。你的样子和比赛那时不太一样啊?Wave说你现在就是‘魔法生物’,是因为那个?”
“呃,是这样吧……我们知道就好,朝别人尽量保密啦。”Sonic有点无奈地点点头,但对方不甚清晰的口齿在他脑中敲了警钟。“……我们最好赶紧带他去医院。”他转身看看巴比伦小队的另外两人。
“我不想承认,然而……”Wave介入了交谈,“我们现在算是处于‘被困’的状态下。”视线移向紫色燕子,Sonic注意到她标志性的头巾不见了。“Jet在第一时间也提议要马上送Storm去医院,”她一边说一边拿出拿出雷达,“但小矮子在跟你联络时发现的异常信号仍然在这附近。”她将雷达屏幕展示给蓝色刺猬,同时说明着其上两团信号的含义,“这个是你,刚才几乎突然出现。你真的是赶得很急,我都差点没发现是从远处移动过来的信号。另一个……之前小矮子的联络里你应该也听到了,像是好几个聚在一起的信号。从发现开始到现在,它都没有离开太远,恐怕在等我们出去时狙击。虽然我不知道它为什么没有直接继续进攻……但至少因为那家伙这样的动作,我们姑且是还活着。”
Sonic朝Tails和Jet投去询问的目光,得到是作为同意的沉默。
“是这样啊,”他稍稍抬起右手握上凭空凝聚的宽剑,“那你们先在这里再忍耐一下,外面我来处理。”说完,他减弱颈间宝石的亮光,转身就要出门。“在我以现在这个样子回来之前不要跟出来噢。”最后加上一句提醒后,蓝色刺猬摆摆手,大步走出舱室。
即使以这样前所未见的装束出现在面前,Tails也十分确信了自己见到的还是那个Sonic一事。然而刚才的会面总让他觉得什么东西看起来有点违和。
那颗宝石的光芒把大家的影子投在了墙上,可是Sonic背对着他的时候,Tails自感没有被罩进什么阴影里。
Sonic默默走过昏暗的船舱,迎着丝毫不减的雨势来到船外的空地上。地上的积水倒映出灵魂宝石淡蓝色的辉光,雨点打出的涟漪相互交错以至于任何一圈都无法辨认。他摇摇耳朵,但听到的只有雨声不绝于耳。
“……我知道你在这附近,出来吧。”环顾四周之后,Sonic朝着面前似乎空无一物的空间开了口。
作为回应,一团暗色液体翻涌着从水面下腾起,在蓝色刺猬面前凝聚成另一只刺猬的形态。这一次,对方的模样比Sonic印象里见过的还要相似:一模一样的刺型,同样款式的鞋子和手套,只不过对方全身上下眼睛以外都是以深浅不一的蓝色为底。
对面的刺猬饶有兴趣地打量着Sonic,视线在灵魂宝石上固定片刻又移向对方的眼睛。“原来如此,这就是你作为魔法生物的样子。”
“哈,你不是也变了样子吗?”Sonic习惯性地挂上一抹笑容,眼中却写满了威胁,“想当我的冒牌货?说吧,为什么要袭击和魔法生物没关系的人?”话音未落,他已抬手,剑尖直指面前的对手。
对面的刺猬面颊微微颤动,“没关系?你火急火燎赶过来就是最大的反证。”他的身体开始变暗,奇异的结晶浮现在四肢和刺的末端,而眼底也重归血红,“虽然拿到你的悲叹之种只是早晚问题,早些孵化出来总没坏处。”
“做得到就试试啊!”Sonic重踏一步前冲,挥剑将对手拦腰斩断,手上几乎没有命中的实感。片刻犹豫中,他看着面前的两段躯体化成不定型的暗色液体,聚成一团又重新凝聚出犹如刺猬的深色形体。
“不错的速度,”再度成形的对手挑衅般拍手称赞,“力道也十足,普通的生物或者机器人,想必这就足以打倒了。可惜我不是什么能‘被斩断’的东西。”说罢,他举起双手,放出大片黑雾将两人笼罩。
突如其来的黑暗让Sonic一瞬间怀疑自己失明了,但马上就催动灵魂宝石重新增强光亮,顺利收回了周身两米左右的能见度。可就在这两米内,他已经失去了敌人的踪影。听觉也好,气流感知也好,现在都帮不上忙——倾盆大雨对这些感知的影响太过严重,还不说他似乎在听到混乱的杂音。
“藏起来了吗?”蓝色刺猬在黑雾中左冲右突,借着灵魂宝石的照明四下搜寻目标,找到对手的瞬间仍然下意识地挥剑劈下去,但被命中的形体甚至没有液化,直接散成黑雾融入了周遭的黑暗。“都不是本尊吗……!那家伙在哪!”
不知不觉,他几乎不用四下冲杀就能频繁看见同样的暗色分身在靠近,数量也从最初的一次一只增加到两三只,迫使他额外再分出一些魔力强化身体应对不间断的战斗。他转身刺倒又一个分身时,后摆的左手猛然一沉,回头察看之时右手也被缠住。正当他试图发力挣脱时,手肘和双膝突然伴随一阵剧痛完全失了力,被向后拽倒的瞬间双腿也被新出现的分身按住。视线扫过双腿,他看到锋利的紫色晶状尖刺从膝部穿出,鲜红的血迹在雨水冲刷下迅速稀释。
“以速度见长的Sonic the Hedgehog。没错。”带着寒意的声音在前方的黑暗中响起,其主人在话音刚落时也现出身形,缓缓飘来端详着被压制得动弹不得的蓝色刺猬,“没有速度的你,又是什么呢?”迎着对方愤怒的目光,暗色的刺猬抬手,炽烈的白光又是一闪。
Sonic本能地闭上眼,腹部又是一股刺痛,透过黑雾打下来的雨水让他只觉得自己连体温都在流失。他感觉到魔力从灵魂宝石中当即涌向伤口开始修复,但滞留在关节处的尖刺阻断了愈合,肚子上的伤口治愈的同时却又添新伤,接连不断的疼痛令他的意识又一次游移到清醒与模糊的边界。
“看看你这样子,完——完全全是任我摆布的玩偶,”暗色的刺猬居高临下盯着被按倒的Sonic,每隔几秒就挥手凝聚出一根尖刺扎进盔甲下毫无防御的位置,“要是就这么死了反而还更好吧?现今的这份痛苦,这份屈辱,不是活着怎么有机会体验呢?”他看了一眼蓝色刺猬颈间的灵魂宝石,对底端翻起的一抹污黑满意地笑了两声。
Sonic咬牙维持着意识,然而手脚都使不上半分力气。“糟糕了……!”他竭力思考着当下的对策,“常规攻击伤不到这家伙不说,我连‘攻击’都做不到!这里又不是结界内部——但也只有这一手能用了!”他将精神集中于灵魂宝石,一点点调动起魔力,“来啊,靠近一些!”做好魔力上的准备后,他强迫自己睁眼看向敌人,在下一击打来时故意顺从本能,喉头挤出一丝吃痛的呜咽。
这微弱的声音似乎穿透雨声达到了他期望的效果。视野里,他看着敌人俯下身来。“这份痛苦可真是令人愉快,”近距离下,暗色刺猬面部的颤动像水纹一样在整块面颊上反弹,“即使是Sonic the Hedgehog,即使贵为魔法生物,在我面前也是这般无力——”带着几分胜利的自满,他伸手要按上对方胸口展示自己的统治。
这一瞬间,蓝色刺猬骤然聚焦的目光令他动作一顿。不等他的第二反应介入,淡蓝色的灵魂宝石里一道白光闪过,猛烈的冲击波正面将他轰个正着。“呃啊!”冲击中饱含的魔力在他的形体上留下一片发蓝的灼伤,尖刺和分身也随着精神一乱纷纷化为黑雾消失。
“你击倒我的方式是‘背后偷袭’,”在黑雾被冲散而增加的能见度下,他看着蓝色刺猬手握宽剑稳步走来,四肢的伤口在涟漪闪烁间愈合如初,“偷袭之前也在环境里做足了手脚,”灵魂宝石的蓝色辉光仿佛笼罩在Sonic周身,“这就是你‘没有自信正面打败我’的证据!”
“这么快就恢复了,”暗色刺猬的声音听上去有几分嘶哑,“而且那种状态下居然能做出此等攻击……”
“小瞧我了呢!”Sonic呲牙一笑,“想要我的悲叹之种,嗯?我会让你把抢走的那几个也吐出来!”说着,他抢过进攻的主动权,一个箭步冲到敌人面前,轰开对手的同时就再次追击,随后又是一阵爆风,在空中紧咬着对手飞出去的路线连环放出一串冲击。
在狠狠吃了再一发冲击后,敌人以诡异的路线下坠,首先触地的双腿一时散了形化为漆黑的液体,身上蜿蜒的灼伤仿若闷燃的纸张边缘。
Sonic紧随其后稳稳落地,犹豫片刻还是冲上前去,灵魂宝石里再次开始积聚魔力。敌人抬头盯着蓝色刺猬,抬手又放出一根尖锥,但他侧身避开,只在脸上留下一道划痕,脚步丝毫不乱地迎着敌人贴身放出准备好的冲击波,把暗色身形轰得支离破碎。
“太天真了,”虽然重归一团不成形的漆黑液体,冰冷的声音里仍然带着嘲弄,“不会真的以为刚才的目标是你吧?”
“……什么?”Sonic感到自己心跳停了一拍。他扭头察看背后,惊觉几个来回下居然落在了巴比伦小队的飞行器门前,而门口……倒着一个熟悉的橘黄色身影。“你这……!”他快步冲到刚才那团液体所在的位置,可敌人的身形已经无处可循。“逃了吗……”他不甘地咬咬牙,又匆匆冲回舱门前抱起Tails察看情况。
急促的呼吸声轻重不一,而当Sonic将双尾狐翻到仰面朝上时,他看见对方胸口偏右位置上一处触目惊心的穿刺伤正在汩汩流出夹杂气泡的鲜血。经验告诉他,这种伤势足以致命,现在送去医院也很难赶上。
“骗人的吧……”Sonic明确感觉到怀中双尾狐的生命在迅速流失,“怎么会这样就——既然魔力能治愈我……!”一动念,他当机立断解除变身,将出现在手上的灵魂宝石抵住Tails胸前的伤口,集中精神从宝石中将魔力导向伤处。随着几圈淡蓝色涟漪荡开,出血停止了,而Tails的呼吸也当即平稳下来。作为代价,Sonic看着自己灵魂宝石底部的污浊再加一分——原本通体淡蓝的宝石现在一半都在发黑。
“嗯……”Tails抖了一下,眼皮微微颤动。Sonic见状立刻将宝石重新动念化为手镯,双手稳稳托住双尾狐的头和身子。“……Sonic?刚才发生什么了?”Tails迎着热切的翠绿双瞳睁开眼睛,脸上满满都是困惑,“我听到好多爆炸声,就出来看,然后……唔!?”
“你啊——”Sonic把Tails紧紧抱在胸前,一手使劲搓着双尾狐头顶的毛团,“明明都说过在我回来之前不要出来了,刚才真的很吓人啊!你知道吗!”几句认真不起来的责难过后,蓝色刺猬语调降了下去,“……但最后你没事就好,没事真是太好了……”
“Sonic?你在哭?”
“……啊?什——么啊,是刚才在外面淋的雨啦!”这样说着,Sonic还是抹了一把脸,“好啦,回去问问Wave雷达上还有没有那家伙的踪迹!船舱里还有得赶紧去医院的伤员呢!”他说着起身就要拉Tails,自己却先一个踉跄又跪倒在地。
“呜哇!你没事吧Sonic?!”Tails连忙伸手扶起蓝色刺猬。
Sonic一手按着脑袋,晃晃头,重新变身催动灵魂宝石提供照明,随后领着Tails走向巴比伦小队留守的舱室。“什么事都没有,Tails!有一点点累了而已。”

TOP

(无插图模式继续中……)
(谜之鸡血的结果是并不清楚我这一章到底写了啥……)
--------------------------------------------------------
CH 12 - 徘徊的阴霾

重新接头后,Sonic解除变身,和Tails一人一边扶起Storm,Wave则领着Jet并掏出随身的小手电筒照明,确认雷达上没有了先前的反常信号后一起迅速赶到Metal City境内医院,沿途在飞行器前的空地上回收了两颗散落的悲叹之种。
一名白毛的兔子护士当即拿来绷带和酒精开始处理绿隼肩头的伤势,嘴里一直嘟囔着模糊字词的Storm则被另外两名护士抬上担架送进了检查室,Wave紧紧跟过去在门前踱步。
“状况怎么样?”紫色燕子伸手拦下几分钟后来到走廊上的第一个护士,“我是说,Storm那家伙的诊断?”
“那个灰色的大个子?右侧大腿外侧肌纤维撕裂,头部骨折加脑震荡。所幸脑部没有结构性损伤,不会留下后遗症的。”被拦住的灰兔护士平静地告知着诊断结果,“同事正在清理伤口准备包扎,等会送进病房后请你和他的其他亲友不要过度打扰。”说完,她抽身快步走向远端的器材室,“失陪,我还有事。洗手间里有烘干设备。”
Wave稍稍松了一口气,收好手电筒找到走廊一侧的洗手间,在门口的烘干机前加入Sonic和Tails一并把渗进皮毛里的雨水吹干。“我说你啊,”她扭头打量着稍稍蓬开全身短毛的蓝色刺猬,“大半夜的怎么突然起意要来找矮子?”
“——啊,是想拜托他帮忙的来着……”Sonic抖抖身子,收紧毛发后靠着墙壁,“因为要尽早找出Eggman又在干什么啊。突然就进攻大城市,大肆杀伤无辜的人……不像是那家伙一贯会干的事。”他一边说一边捏着眉头,试图摆脱刚才开始一直挥之不去的轻微恶心感。
“这么一说……”Tails整理着额前的长毛也加入了对话,“确实我有印象听到消息说Eggman在中午进攻了Central City……具体情况是怎么样?”
“那家伙开着一艘巨大的飞船大摇大摆就飞到了城市上空,自己脱身后借着船上的机器人把市内搅得一团乱。”Sonic似乎咬着牙挤出这一串音节,“带着武器的小兵被机器鹰分散到城区各地,Shadow来帮忙了也根本来不及全面应对……死了几百人啊,可恶!”
“不是要给你泼冷水,”Wave双手叉腰盯着忿忿不平的蓝色刺猬,“再怎样有水准的技师也不可能做到‘追踪从头到尾没见过的东西’这种事。Central City遇袭的时候我们可都是在Metal City修飞船喔?怎么想都不会有那种感应力想到‘朝Central City丢个无人机让它跟上可疑的目标一路飞’的吧?还是你指望我们骇进Central City的所有监控镜头找出那个大胡子的影像再跟着地图看该往哪个方向继续骇系统?”她像打机枪一样抱怨个不停,“退一万步说就算能把沿途的信息都拿到,出了城市范围后的路线我们要怎么找?钻进附近什么地方的军方营地,祈祷运气好能找到巡逻范围里有那个臭蛋的直升机?而且监控数据还在飞机上有保存?然后把那东西偷出来解密里面的信息?”
“……可以让我直接跟Tails聊吗?”被紫色燕子毫无预兆的爆发冲了个晕头转向的Sonic举手投降,然后一手又按上头侧。
Wave一愣,机械地扭头瞅瞅一旁干笑的双尾狐,再转回来看看使劲按着脑袋的蓝色刺猬,双手一摊,“噢,对,你本来就是在找矮子!你们聊着吧,我去看那俩蠢鸟!”她甩甩手,大踏步出了门,走廊上响起一串渐行渐远的重重脚步。
Sonic和Tails面面相觑,默契十足地同时耸肩。“呃,那个,关于Sonic你刚才说的,寻找Eggman的事情……”Tails首先打破了沉默,“我有可能的方案,但要寄希望于Central City中心还没被清理。还记得之前Eggman送了大批会飞行的机器人来进攻的时候吗?”
“啊啊,那次我们也把他的机器人都打了个稀巴烂来着……是郊外呢。”
“当时我记得有看到几台机器鹰逃走,”Tails摆动着两条大尾巴,“但Eggman本人当时不在场,看逃离方向也不像是‘四散而逃’,所以我认为那时候应该是Eggman启动了什么指令召回了残存的兵力。这也就是说Eggman手下会飞的机器人内部有特定的返程坐标!”
Sonic打起了精神,专注望着老友,“你的意思是,要找到那家伙的基地——”
“——只要找到这种类型的Eggman机器人就行!”Tails点头,“Eggman的指令最多是一个启动码,关键的返航程序肯定写入了每一只机器人的电路!恢复一个机器人的机能后,我也可以启动那个返航程序,让它带路找到Eggman!”
“那就出发吧,Central City境内那些被干掉的机器人应该都还在!”Sonic正要往医院外冲,被Tails死死拽住阻止了。
他回头看着双尾狐,只见对方使劲摇头。“现在不行啦Sonic!”Tails有点不满地盯着又在一手按头的蓝色刺猬,“这会可是后半夜啊!你今天也在好几个地方来回跑,还少说打了两场硬仗了吧?就算是你,这么大强度的任务连着不休息也撑不住的!”看对方还有要抗议的样子,他拖着Sonic的手臂往后一拽,拉得对方一个踉跄,再上前一步扶住步伐不稳的刺猬。“你看——这不是明显状态不好了吗!刚才就看到你停下来时一直扶着头了,还听你亲口说‘累了’,我可不记得你以前什么时候这样说过!”
“啊-啊哈哈……”Sonic搭着Tails的肩膀勉强撑起身体,可能因为精神放松的缘故,脚下似乎有点踩棉花的感觉。
“所以说啦,”Tails扯着Sonic的胳膊走出洗手间,四下张望一番刚好看见Wave打开一扇门走进去,“天亮之前先跟巴比伦小队在这里歇一会,明天早上我们再一起去找机器人!”
一打开门,Tails就看到坐在病床边的绿隼死命把手指按在嘴边,即使肩头已经缠上绷带。
“Storm需要安静的休息,有什么事要谈也小声说。”Wave靠墙站着低声做了解释,在双尾狐背后关上房门。“……嗯?”她抬眼注意到稍稍垂头的蓝色刺猬,“这家伙刚才不是还神气活现的?”
Tails摇头,领着Sonic在床边的空椅子上坐下,“来医院的路上他看上去状态就不好了。”
Sonic只是继续按着头,耳朵也耷拉着,没有参与交谈。
“确实这会看着是很累呢。”Wave打量一番精神不振的刺猬,点点头赞同了Tails的结论,“椅子就留给他和Jet了,我们靠着墙吧。”她微微张嘴打了个哈欠,“要是没事的话,这会本来我们都该好好睡一觉的……”
“……Tails,”蓝色刺猬的声音响起,“我突然想起一件事。刚才找到你们之前,我在飞船走廊里看到很多奇怪的腐蚀痕迹。你早上也提到飞船的仪器内部被破坏的方式也是被不知道什么东西腐蚀了,痕迹和舱壁上的那些像吗?”
“啊?傍晚出门透气的时候走廊里还一切都好——”Wave下意识地插了话,看到Jet使劲比手势才赶紧把音量降下来,“这么说破坏是在那家伙袭击时出现的了。……想起来了,矮子跟你联络的时候我有看到黑糊糊的液体渗出来,腐蚀的样式的确是很像……!”此番联想导出的结论令紫色燕子突感火大,“——之前在飞船上搞破坏的混账就是那家伙!给我记住,下次再碰上的话……”
“……拜托了,不要在飞船那边逗留。”Sonic望着Wave,又看看坐在病床另一边的绿隼,“破坏仪器和这次袭击都是他的话,那个地点恐怕已经被他盯上了,回去的话会再被攻击也说不定。”
“诶?可是……”
“虽然应该把他伤得很重,但最后大意让他逃跑了,”Sonic摆手停住Tails的问题,“而他恢复到能再发起攻击要多久我一点头绪都没有,继续留在飞船那边太冒险。那家伙……只要有心,藏在暗处很轻松就能杀人!不是以‘魔法生物’的状态和他对战的话,我也早就死了!Tails也……刚才差点就……!”
最后那句话激起了双尾狐更清晰的记忆。“……我在船舱里听到爆炸声,就出去察看,那时Sonic跟一只奇怪的刺猬面对面,冲了上去,对面那个家伙丢出来了什么,擦着Sonic飞向……我?”他回想起了那一画面下紧随的胸前剧痛和呼吸困难,意识丧失只在那几秒后。“我那时……被打中了,好像是穿肺,以及大血管……然后醒来时看到的是Sonic的脸……”他自言自语着在脑海里试图把碎片合理组合起来,“那时我身上也一点伤口都没有?奇怪,我是记错什么了吗……”
“我作为魔法生物可以借助魔力迅速治愈受的伤,”Sonic闭眼攥着手臂,老友濒死的画面仍然令他心有余悸,“幸好也可以用同样的方式治好碰到的其他人的伤口。但这次我本来就在旁边,如果他下一次在我没法马上赶到的时候想这样杀了你,我会什么都做不到的。我不想看着你暴露在这么危险的场面下啊,Tails。”
“本来矮子也不是我们巴比伦小队的成员,”Wave挠挠后脑,“他也有回自己家的自由。我们的飞船我们自己修也什么问题都没有。”
“Jet,Wave,你们和Storm也是,”Sonic微微摇头,“不能留在飞船那里。那家伙第一次袭击破坏了仪器,那么也会盯上能修复那些仪器的你们……不如说不管是谁留在那都可能再被袭击。不能先把仪器在别处修好再带回飞船上安装吗?”
“说得倒轻松,”Wave扁嘴,即使因为Sonic发言里饱含的不安而无心嘲讽,“仪器的拆卸和安装决定了它们哪个都没法迅速被运走或运回来,能做到的极限就是带走仪器的关键部件,在别处修好再带回来。”
“如果敌人一开始会以仪器为目标,那就是说里面有什么他‘不希望我们得到’的信息。既然他会收集悲叹之种,那会有关联的消息就是……空间异象地区的坐标和抵达手段?”Tails一手托腮思考着飞船部件的优先度,“那么最关键的部分应该就是飞船地图系统里的记忆模组吧。飞船实在修不好的情况下,只要有坐标我们也可以乘龙卷风号——啊,Sonic和我各有一架——去目的地。”
Wave翻了个白眼,双手抱在胸前,“怎么听都是你直接选了‘把仪器的关键部件带到别处去修复’。算了,这情况下我也没什么反对的立场。所以要什么时候去飞船那边把零件带出来呢?然后在哪修?”
“去我在神秘遗迹的工作室吧,”Tails提议,“虽然没什么睡觉的地方,但工具是绝对充足的!时间的话……嗯……”他低头扳着手指辅助思考,“预计明天早上是和Sonic一起去Central City那边回收机器人,然后我应该会先把找到的机器人运到工作室去。再接下来就可以去跟你们会合,带你们一起过去了。唔……理想的话,明天中午左右我这边应该可以处理好,那前后能把地图记录单独拆出来的话我想就没问题了。”
“所以是明早,你们两个会去Central City那边一趟?那就是分头行动了,你们出发的时候我就返回飞船去拆卸部件。”Wave点点头,又一手指向床边的绿隼,“至于你,在有进一步安排之前,待在这里看着Storm。……噗!”目光跟过去时,Jet用脑袋和右手顶起枕头堵住Storm耳朵的尴尬姿势让她忍不住嗤笑,即使她马上抬手捂了嘴。
“嘁!”Jet不满地哼了一声,也没做进一步反对,至于那个别扭的姿势则还是保持着。“你们讲完没?”
“差不多讲完了,”Wave放下手,低头看着动作少得出奇的蓝色刺猬,“能把你弄成这副样子的事态大概也不会小。明天分头的时候,这边有什么状况也会联络。虽然我的对讲机只登记了矮子那台,反正你们两个在一起,联系上他就是联系上你。”
Sonic点点头,“如果那家伙又出现了,第一件事是和他拉开距离。我在动用魔力攻击前完全伤不到他,炸弹恐怕也没什么作用。”
“听着可真恼人,不过我暂且记着了,”Wave下意识地想整理头巾,却摸了个空,喉头挤出一声不快的嘟囔。“稍作休息之前,就是好奇想到一个问题啊……那混账是怎么知道我们的飞船里有那地方的记录的?”
“上一次碰到他的时候他就知道Cream也是魔法生物,可他应该根本没碰到过Cream。”Sonic一手握拳抵住额头,“感觉那家伙知道很多东西,我却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怎么在他有动作前阻止他也不知道……”
“总、总之,就算是碰到了,专念躲避的话我们也是能自保的,”Tails插嘴结束了话题,“这种我们谁都不知道的东西就不要逼问Sonic啦!大家都赶紧休息,我去关灯。”他伸手摸到墙边的开关,扭头看另外四人都没有再动的意思,就按下去关了灯,随后借着墙角自动亮起的小夜灯来到Sonic坐着的椅子旁边坐下。
Sonic偏头望着Tails,注意到对方一脸担忧,勉强笑了笑伸手去揉他的头顶。“好啦,你也赶紧休息吧,明天一大早要忙呢。”
“Sonic不会变成魔女的吧……?”Tails垂着耳朵,全身重量靠在椅子侧面,以近乎自言自语的微弱音量询问着。
“不会的,”Sonic低声回答,动念让灵魂宝石出现在手上,才发现先前竟然忘记用悲叹之种净化了。“……没事,刚才从那家伙那里拿到悲叹之种了,”说着,他拿出一颗黑乎乎的悲叹之种,当着双尾狐的面用它除去宝石中涌动的污浊。“用不着这么担心我的啊,好好休息,天一亮我就叫你喔。”他把重归清澈的灵魂宝石在Tails面前晃晃,才再动念将其化为手镯。
Tails点头闭眼,几乎是下一秒就睡熟了。
见状,Sonic悄悄站起来,把老友抱到椅子上,自己坐到墙角。他晃晃头,发现先前的不适感突然全都不见了。就像丘比所说的,他现在毫无倦意。“污浊积累起来看来影响的不止是魔力使用啊,”他默默想着,“和那家伙打这一场的消耗还真大。”他走近窗边,看看屋内沉沉睡去的四人,之后转头望着窗外的大雨。“天亮时雨至少小一些也好啊。”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