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南方公园】【翻同】醋坛子小姐(CraigxClyde)

WOC据说百度空间要玩完了,不过这篇文其实在这之前就被屏蔽掉半章了
我赶紧搬过来……

醋坛子小姐CraigxClyde


原文:http://www.fanfiction.net/s/5984666/1/Sour_Puss

翻译:暮色十字军


作者:

声明:我不拥有南方公园版权。
提示:呐。已经有一段时间没写东西了。一直在忙着找南方公园的RPGXD不管怎么说……这是个关于Cryde的故事。从开始连载到完结拖了这么长时间,不得不修改一些东西。所以,请原谅我在睡眠不足的情况下写文吧。
摘要:Craig开始和Tweek交往。Clyde被赶出家门又被迫屈居第二位。他该怎么办呢?借酒消愁。



译注:Sour Puss是一款加拿大产的杜松子酒,颜色非常鲜艳,口味酸甜。商标是一个面部扭曲的喵仔……囧(参阅:http://www.corby.ca/en/details27f3.html?productid=37&catid=10)。直译过来是“酸味猫”,放在题目这里大概是有双关的意思吧。我承认题目上是我调皮了(捂脸逃走)。


本篇CP包括:CraigxTweekKennyxClyde,主线CraigxClyde,有H内容,Clyde略崩。原文断句非常碎,为了中文通顺改了一些标点。

————————————————————————————


第一章 糟糕的一天


Clyde正抱着膝盖坐在床上看着窗户外。现在已经是春末了。他能起这么早实在不寻常。他等着闹钟响毕,然后下床洗漱。看着一边他和Craig的照片,褐发的男孩虚弱地笑了。那时候他们只有九岁,没有有关约会的烦恼……闹钟停了。Clyde感到无限悲观,慢慢爬下床铺。他不知道为什么。他只是感到有些事实在很不对劲。他走进浴室,镜子里的自己看起来像狗屎。但话又说回来,谁在刚起床的时候会很好看?听到手机铃响Clyde精神起来。这是Craig的来电铃声。像芭比娃娃当家一样,Clyde匆忙去拿手机。


Craig!哥们,嘿。”Clyde笑着走出房间回到浴室,拿起牙刷牙膏。


Clyde你他妈是在刷牙的时候接的电话?”长时间停顿之后Craig得到了答案,“哥们。这他妈太恶劣了。”


Clyde叼着牙刷笑了。他继续刷着牙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那,你打电话给我干啥?”他的话在牙刷后面显得闷声闷气,忽略了Craig刚刚说很恶劣的评价。Craig很理解因为他这样打电话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我在想,你不会介意Tweek搭我们的便车吧。”Clyde停了下来,吐出牙膏。他真的不知道怎样想象Tweek加入他俩。


“我还以为他要坐公交?”褐发的男孩儿开始奇怪突如其来的变化意味着什么。Craig几乎从不善待他人。而Clyde为什么搭Craig的车而不是坐公交则是另一个故事了。



“哥们,如果你在这件事上这么不开窍的话我就让你去做那该死的公交。”Clyde听到恼火的声音,他知道些什么了。


“好的啦。嘿,我随意的啦。“听到对面挂掉电话的声音,Clyde叹了口气。挂断他的电话,他也开始准备自己。看着镜子,Clyde知道自从每个人到了九、十岁的时候一切都变了。Clyde不再像以前那样胖乎乎的,但他却因此变得更健康。Craig被毒蛇咬伤过而他没有。两个人同时去穿了孔,Clyde只在一边的嘴唇上穿了一个,因为之后就由于疼痛哭出来了。


他回到房间开始在抽屉里寻找。翻箱倒柜地拉出衣服,把大部分衣服都丢到了地板上。在大部分时间里他沉浸在思考中。把手机和钱包塞进口袋,他看看镜子对自己表示满意。穿戴好标志性的围巾,红色毛衣,黑色牛仔裤,他走到他的房间的角落开始穿鞋子。系好他引以为傲又小心爱护的新鞋的鞋带。


进入厨房,Clyde冲了一碗麦片等着Craig按喇叭的声音。两碗下肚后他决定去刷碗以便不因为又留下烂摊子而被训斥。突然传来的喇叭声让Clyde稍微有点恼火,因为这次鸣笛声一直响个不停。“好啦!”Clyde冲着门尖叫。他抓起书本夹在胳膊里,跑向停在前门的轿车。拉开车门Clyde很不高兴地看到Tweek坐在前面的位置上,虽然Clyde曾经多次告诉Craig前面的位置永远属于他。Clyde重重地叹了一口气拉开后门,爬进车子坐下来,打了个哈欠揉揉眼睛。


“好慢……”Craig低沉地说。Clyde毕竟是个男孩,翻了个白眼未加思考。他坐在中间的位置俯身向前,想让这次搭车少些尴尬。他扬起一边眉毛因为Tweek的脸一直很红。


“哥们,你没事吧?”Clyde边问边揉着神经质的男孩的头发,把它们弄得更乱了。Clyde笑了,因为他总是能与身边熟悉的人友好相处。看向前面的Craig时他却挨瞪了。


“不要碰他。”惊讶于被Craig剥夺了什么东西似的,Clyde拿开手点点头。他抱起手臂坐回去。搭车的时间似乎变得无比漫长,因为他一直能感觉到空气中的紧张气氛——从他最好的朋友身上散发出来的。Clyde讨厌Craig对自己的新态度。一般情况下,如果Clyde生了Craig的气就会持续一整天之久。


车停下来时,Clyde是第一个逃出来,他总是不善于应对尴尬。Clyde站着等待Tweek下车,但金发的男孩依然坐在Craig旁边。Clyde接到Craig一个眼神,知道那意味着让自己离开让他和Tweek独处。Clyde看到这样的眼神震惊地离开。他转过来冲Craig竖中指,对方对此甚至比Tweek还要惊讶。Clyde背过身来开始走路,手深深插在口袋里。发现忘记带烟的时候呻吟了一声。“卧……草……泥马!”男孩靠着建筑。他知道,今天将是漫长的一天。


————————————————————————


Clyde的视角:


天空似乎亮堂起来。这意味着我已经无视了Craig一整天。我从哥特孩子那弄了些香烟。这让我轻松了许多。走出法语教室走在大厅里时,我伸展手臂。今天我坐的时间太长了。我发誓我的屁股肯定睡着好几次了。


我等不及要回家……操。我现在不得不步行回家了。我呻吟着,让手落在身体两侧。我瞟了一眼我的柜子,眨了眨眼睛,很奇怪为什么那里会卡着一张卡片。小跑过去我拉出纸片,原来是Stan要举办一个派对。我扬起眉毛:“这些倒霉孩子要开多少派对啊?”我问,转身靠在我的柜子上。思绪停留在思考是应该去派对还是老老实实回家学习。


我看到很多人从我身边走过准备回家了。所以我站直系紧围巾。会有很长一段路要走。我走出建筑,手插在口袋里。看到其他学生走进公交车。我叹了口气,走过三辆公交。手揣在口袋时我想我也可以边听音乐边走路。把MP3耳机塞进耳朵,听着“SexyBitch”走路。汽车和公交从我身边开过,自从我和Craig认为在座椅上烧洞很有意思之后,公交车就再也不载我了。春天的小风吹着皮肤。我忍不住微微哆嗦。


我就这样一直走,即使知道走路会毁了我辛辛苦苦挣钱买的鞋。打开家门,踢掉鞋子,拉出耳机,我忍不住想到Craig。今天我对Tweek的态度是有点生硬,但是为什么我如此生气?我停止唉声叹气,因为我注意到我房间的门是开着的。我有些慌张地走上楼梯,可以听到喘息和低语的声音。我开始向房间跑去,却停在半道上——爸爸妈妈正在我的房间里,这从来不会是件好事。“妈妈……爸爸……”


他们拿着Token的烟草在我眼前晃悠的时候我完全愣住了。“Clyde……我们在你房间里发现的。”我本想大发脾气,质问他们到我房间里做什么,但我克制住了。他们看起来那么愤怒,让我很害怕。“我可以解释!这不是我的。”恨恨地挨了继父一个耳光,我甚至折了个跟头。震惊中只能听到一阵耳鸣。我能听到叫喊声,但不能解读它。虽然我有理由挨打,但这也太疼了。我的脸颊因为那一巴掌火辣辣的疼。


Clyde!你怎么能骗我们!”听力回来了,我可以听到母亲在尖叫。我恨她怎么能不关心我刚刚被自己的继父打了。“收拾你的东西!离开我的房子!我家里不留带毒品进家门的人!”


“但是妈妈!这不是我的。”我试图向她解释,但她听不进去。那之后的尖叫声变得模糊了。是我太害怕了吗?我不知道。我听到关门的声音,站了起来。我的脸崩溃了,开始哭泣。任眼泪顺着脸颊流下来,我开始整理重要的东西。手机,钱包,衣服还有学校的材料,都装进斜挎包里。我知道我被赶出家门了,学校是我能想到的最后一件事。我不是傻瓜。自从我与跟着卡特曼当了几天海盗,我就了解到学校是非常重要的。


我开始爬出窗外,顺着树下到地面上,我没有地方可去。但想到Stan在开派对,我走向Stan家的房子。感谢上帝那里离这儿不太远。我擦掉挂在脸上的泪水,天知道我在想些什么。


我知道我的眼睛肿了,但到时候我可以编个谎话。我不是瘾君子,但为什么不开始做一个呢?我敢肯定我母亲已经八卦给每个人了。我可以听到响亮的音乐声,看了一眼停在那里的车辆。我轻轻叹了口气。走进房子,里面简直人山人海。谁叫Stan是橄榄球队的明星队员呢。


“哥们!你来啦!”我迎上Token,实在很想因为我因为他被踢出家门踹丫的脸。但是,嘿,谁让我傻到把东西放在窗台上呢。所以说谁才是真的傻瓜?我看着他手里拿的两杯啤酒。


“嘿。”我笑着回应。深色皮肤的朋友把啤酒递给我,我高兴地接过来。我真的很需要一点快感。多亏了他,我不再为我因为他被踢出家门苦恼了。就像我说的,真不是他的错。我挤进人群中,加入未成年人饮酒的行列。我并不担心出现警察,因为这个小镇就是他妈的这么烂。说不定警察也在这派对上凑热闹呢。


Clyde?你打架了?”听到Bebe的天使般的声音我停下来,转过身,笑了。无论她利用我多少次甩了我多少次,我还是为她在我的心里留有一席之地。嘿,她可是我的初恋。我摸着脸,耸耸肩。


“真的没什么。”我笑了,感到喉咙哽咽。我想哭。妈的。她已经喝多了,我从她发亮的眼睛里能看出来。突然一声巨响传来,是一箱啤酒倒了。


Craig!管好你的男朋友!”我把注意力从Bebe身上挪开,看到Craig正揽着Tweek冲生气的Stan竖中指。我闭紧嘴巴,不知道为什么CraigTweek在一起会让我这么恼火。浮肿变得严重了,我要在再次哭出来之前离开这房子。我不能在同龄人面前哭。


Clyde?你没事吧,亲爱的?”披着糖衣一样甜蜜的声音。我摇摇头虚弱地笑了。我转过身,心想我只是需要点新鲜空气。向外走的时候我没有注意到Craig正在看着我。我绕道Stan家房子后面,周围没有人。我面冲着墙壁像个小孩子一样大声哭泣。


我的思绪又回到Craig身上。Craig开始谈恋爱了,我应该为他高兴才是。他是我最好的朋友,我没有权利把他据为己有。这样一来我才发现自己有多混账。我被放在第二位是理所应当的,我只是他的好朋友嘛。所以我之前都干了什么啊。我擦擦眼睛,知道我必须和Craig停战言和,不管怎么样他仍是我最好的朋友。一个深呼吸,我转身往回走,我要去说我很抱歉。更何况我现在急需友人救助。


刚刚走到拐角处,我就和某个人撞上了。“哦!靠!”我和对方同时吃痛地叫出来。我停下来看叫唤的人是谁,忍不住笑了。“Craig?”我有些糊涂的问,但这是个好机会。我真的很想为自己干的混蛋事道歉。


“哥们,我想说是我错了。”我看着他说。当Craig站起来看着我,我再次感到困惑了。从他的表情来看,他一点都不高兴。“嘿,怎么啦?”我问,担心自己是不是又干了什么事让他生气了。


“你的脸怎么了?”黑头发的男孩问,并点了根烟。我惊呆了。我知道我被赶出家这事儿迟早是要被大家知道的,但至少不是现在。


“我以后会告诉你的,现在我们还是进去找些乐子吧。”我笑了。我很高兴我最好的朋友回来了。我搀着他的胳膊微笑,“对不起,哥们。”


我能感觉到Craig扬起一条眉毛。“给我放手啊屎人。”我忍不住微笑,因为Craig又开始开玩笑了。我把这当做他接受道歉的方式。


我笑嘻嘻地走回到房子里,让CraigTweek身边。虽然这仍然让我不开心,但是,嘿,他不是我的所有物。虽然为情人插兄弟两刀再把兄弟踢一边这感觉很糟。我坐下来开始环顾房间,我必须找到能留我住宿的人。我的目光降落在肯尼身上,他总有地方可去。我从沙发上站起来,走进厨房,调整状态准备来次调情。我抓起一瓶啤酒摇了摇,尽我所能一口气喝掉一半。嘴唇离开瓶子喘着气,看着依然在狂欢的派对。


舔了舔嘴唇,我走向被女孩子包围的Kenny。我可以肯定他在看着我。我露齿而笑: “嘿,Kenny。”我一手插兜一手拎着酒瓶站在他面前,看他朝女孩们耳语了些什么让她们走开了。


他拉下遮住嘴的围巾:“嘿,宝贝。”金发男孩笑着看着我。我忍不住脸红。Kenny是他妈的真有型,蓝瞳,金发,世界上最他妈迷人的微笑。有谁会不愿意立刻现在马上跳上他的床?我向他靠近,他开始把手放在我屁股上。介于想让他收留我回家,我并不介意。


“哥们,晚上过得如何?”我问,因为Kenny的手在用力拉我向前挪了一步,由于刚刚喝啤酒太快太猛有些晃荡。金发的男孩的笑了,耸耸肩。


“好吧。但是,哥们。磕点药来几发啊怎么样?”他的眼睛也在闪光,一如既往的令人痴迷。但是我知道还是不要迷恋这金发小子的好,因为我知道他绝对会第二天早上就把我踢了。也因为我已经从无数可怜的女孩男孩身上听取了教训,爱上他那是自寻死路。


“来嘛。”我走向厨房,金发的男孩跟在我后面。我忍不住偷偷瞥了眼Craig,他给了我一个“你·他·妈·在·干·吗?”的眼神。但我知道,要找个安全居所我必须要做些什么。在厨房里,我看着Kenny随便拿出些饮料。


“到台子上去。”金发男孩咧着嘴笑了而我也大笑起来。我知道他想做什么,那家伙总是这么好色。我脱掉上衣,褪低牛仔裤,露出屁股。听见口哨声传来,我转过身露出招牌式的微笑。躺在台子上我感觉肚脐接触到冰冷的液体。努力喘息让自己保持住。


“靠!太凉了。”视线下移,可以看到Kenny正趴在我身上。他开始吮我肚脐上的伏特加,然后还冲我微笑。


“你知道……我在电视上看到过,只用一瓶啤酒就可以把你灌醉。”他说着把更多的酒倒在我屁股上。我抬起眉毛。一瓶?搞毛?


“怎样?”我问,随着液体顺着身体流下发抖,随着Kenny吮吸皮肤上的液体呻吟。他爬上来,亲吻我的脖子。这家伙似乎一举一动都他妈惊人的完美。


“如果把一整瓶从后面灌进去的话。”我扬起眉毛:“哦,快滚。”我们一起笑了。他在我两腿间,我看向周围,Stan正拿着一瓶酸味猫,我疑惑地看着。


“谁想来干一杯,Clyde!”听着这吆喝声我笑了起来。Kenny俯身将我的胳膊背到脑袋后面。


“来喝啊!”Kenny大声喊着,我颤抖着,感觉到皮肤接触到所有的液体。被当做杯子的感觉真奇怪。当Craig站到我身边时我愣住了。他把饮料倒在我身上,从我肩膀上吮走了液体。他做这些时我本想嘲笑他说他基来的,但当我感觉到皮肤被舔舐时,不由得喘息了。“哥、哥们,停。”我说着挪开了。他看着我很生气的样子,拿着众人常用的器皿——瓶子——走掉了。我转了转瞪圆的眼睛,坐起来,听到后面排队的人发出呻吟声。“就到这吧各位。”我在Kenny的帮助下离开台子。


我偷走了其余的酸味猫。让后开始拼命地灌酒。几个小时过去后,我发现自己正和Kenny跳舞。这家伙并不太糟嘛,很容易解释他为什么这么受欢迎。从Stan家窗户向外看,太阳随时都会升起来。如果我想跟着Kenny回家我必须快点采取行动。我叹气,知道自己要先行一步才行。


“哥们,别他妈把我当女孩子一样!”我的喊声盖过音乐。金发的男孩按住我的嘴唇,耸耸肩吻上我。我被推倒墙边,在他的吻中呻吟。我舔着嘴唇呜咽,眼睛里充满了情欲。Kenny拉着我的手把我带离派对。最后扫了一眼派对,我想看看Craig是否还好。


但我没有找到他。也许是我喝得太醉……上帝啊。Kenny嘴唇的味道真棒。


——————————————————————————


Craig的视角:


Craig打了个哈欠从床上起来——晚上和Tweek同睡的床。他并不为那天晚上喝了太多酒而烦恼。重重的叹息过后他拿过手机,翻开以后眼睛里只有冰冷。没有Clyde打来的电话,一个都没有。Craig知道Clyde跟着Kenny回了家,但是他至少应该在回家之后给自己打个电话!


看看身边的Tweek,他的胸正随着呼吸起伏。Craig叹气,他并不高兴。他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回吻Tweek,更不知道为什么会答应与金发男孩交往。躺回床上,Craig感到有只胳膊抱住了他。他怒视天花板,他生Clyde的气,因为他没有打电话、没有说发生了什么事。Craig抬起手搭在眼睛上,他更生自己的气,因为泪水充盈在他眼角。


“妈的我真没用……”Craig转向Tweek。金发的男孩是他的朋友,他不能这样对他。他又叹了口气,向卫生间走去。


“妈的他家的卫生间在哪呢?”Craig恼火地抱头,感到一阵眩晕。找卫生间的时候Craig有些庆幸Tweek的父母都出门去了。在卫生间里他停在镜子前面,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全身布满了吻痕。


“卧槽他丫的是吸尘器么……”他恼火地去解手。之后洗了手走回房间。低头看着金发碧眼的男孩,他发现男孩的眼睛有些浮肿,看起来像是哭了。他皱眉,努力回想他做了什么可能会让金发男孩哭的事儿。

- = - = - =回忆- = - = - = - = - = -


Craig呻吟着亲吻金发的男孩,已经接近高潮了。


“哦靠,快了!”Craig继续在Tweek体内抽插,而金发男孩扭动臀部配合着。看起来他好像对性事并不陌生。他的动作越来越粗暴越来越快,让Tweek开始尖叫。


“擦!Clyde!”到达高潮时Craig剧烈地喘息。他喝得太醉了以至于没有注意到不对劲的地方,他从金发男孩身体里撤出来躺在床上,转过身背对着Tweek抓紧了手机。确认了保险套已经摘掉以及手机安全待在自己身边后,他昏睡过去。

- = - = - = -回忆结束- = - = - = - = - = - = - (原来是因为你和Tweek上床喊了Clyde的名字?卧槽……-译注)


Craig的脸沉下来。叹了口气感觉更糟糕了。他揉了揉后脖子开始收拾东西,他知道一定要在事情变得更屎之前离开。他穿戴好以后爬出窗户,他可不想留到Tweek醒来。他需要尽快打电话给男孩,当感到手机震动的时候不禁皱眉。


“喂?”Craig一边走向自己的车一边用要死的语调说话——不是Clyde打来的。


Craig!伙计,你一定要阻止Clyde!他妈妈是要变卖家产还是怎么的!她把Clyde的东西都扔了!”Craig停住脚步,回忆涌上来,他知道为什么Clyde要和Kenny回家了。那个蠢货居然没告诉自己发生了什么事,Craig感到胸口一阵缴痛。


“妈的那Clyde在哪呢,Token?”Craig生气的问,比他的朋友还要担心。


“不知啊,伙计,我最后看见他的时候他和你在一起啊。我只告诉你,因为我正在从Stan家回我自己家的路上……我觉得他应该在Kenny家。”


Craig挂断了电话,跳进车子朝Clyde家开去。Clyde的父母都出去了,他开始收拾Clyde的东西,尽可能得都塞进车里。他看着其余的在堆积在草坪上的杂物,除了一些垃圾DVD之外大多都是家具。但他一定要确保拿齐了Clyde的个人物品。Craig怒视着Kenny家的方向钻进汽车,打着车向那个方向驶去。到达目的地之后他停车、下车、跑进去,Craig直接走进房子,他知道不需要敲门。主要是因为Kenny的父母不会关心这些。


Clyde!”Craig的尖叫声响遍屋子。他走向Kenny的房间,想着就要看到ClydeKenny两个人赤身裸体的样子了,但另他惊讶的是两个人都穿着衣服。看起来Kenny只是简单的抱着……Clyde


Clyde。操你妈快起来!我接你回家了。”Craig看见Clyde转了个身,浮肿的地方已经暗得发紫。看到他最好的朋友这样,Craig再次感到胸口一阵疼痛。Clyde坐起来,看着周围适应光线。


Craig……我累了。”Clyde肿着半边脸说。Kenny动了动,翻了个身。Clyde起身,因为太累步伐有些蹒跚。“我回不了家了。”Clyde边哭边说,从醉酒到与父母发生的矛盾等等的事。


Craig叹了口气,紧紧抓住Clyde。“从现在开始我家就是你家。你的东西都在我车上。”Craig带着他的朋友离开,Clyde还是很累,一直靠在他身上。


Tweek会怎么说?你父母呢?”Clyde总是问或者担心一些傻缺问题。


“哥们,别他妈瞎担心了。我会照顾你。”Craig让他最好的朋友坐在前面。他忍不住心疼。昨天是Clyde过得最糟糕的一天,而上午就有他一份。Craig叹了口气,眼泪好像就要流出来。但他知道现在Clyde就在他身旁,安全的睡着。Craig会补偿他的朋友的。


停车到家的时候Craig也没忍心叫醒Clyde,他抱起他朋友走近屋里。把褐发的男孩放上床的时候Craig想起,自己在高潮的时候喊的是他的名字,感到有些羞愧。他摇摇头,开始整理克莱和自己的东西。


一个小时后Craig才终于冲了个澡。他穿着睡裤走回房间,爬进被子和Clyde躺在一起。现在他的房间混合了红色赛车和一堆的花花公子。“谢谢你。”


Craig跳起来,看到褐发男孩青肿的脸上露出虚弱的笑容。 “你说谢谢是……为什么?”他两眼发直地问。


“为又一次前来救援。红色赛车。”Clyde嬉笑着又睡去了。Craig则涨红了脸,看上去受了惊吓。


“妈的闭嘴,你还是想无家可归是吧!”Craig怒视Clyde,但听到他轻声打鼾又叹了口气。“伙计,你他妈太能惹人嫌了。”

第二章

提示:再次为更新缓慢道歉。这是最后一章。希望你们喜欢。

声明:我不拥有任何(南方公园)版权。

译注:还是换回了英文名字,其实打中文译名的话是因为打起字来会比较省事拉啊(指点指)但是发现看着实在别扭于是……
========================================

坐在黑暗的房间里,Clyde在挑战Craig最后的神经。Craig讨厌Clyde总是让Stripe在床上爬来爬去,然后忘记把他关进笼子。讨厌他总把喝了一半的易拉罐饮料到处乱放。更讨厌Clyde现在坐在床上大声嚼口香糖。(注意Craig对Stripe用的是“他” –译注)

    “Dude……把那破玩意吐了。”Craig瞪着Clyde。Clyde点了点头。Craig知道让Clyde把口香糖吐出来是没戏了,搓火地叹了口气,下床。

    “你去哪儿?”Clyde看着Craig问。但深色头发的男孩没有停下来理他,只是径直走向卫生间。关上身后的门,Craig揉着自己的太阳穴。

    “操……他惹恼我了……”看着镜子,Craig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以至于会把褐色头发的家伙还回家来同住。他重重低叹了口气拿出手机,“妈的我听够了……”

    Craig走出浴室走回卧室。他敢说Clyde一直看着他的一举一动。

    “你去哪啦?”Clyde斜靠在床头问。

    “我需要离开一下。”Craig直截了当地说。Craig开始穿衣服,当他看到Clyde也起来时扬起一挑眉毛。“你又要去哪里?”Craig边戴帽子边问。

    “嗯,我跟你一起。”Clyde笑着坐在床沿。

    “我要去见Tweek。我不认为你会想跟着去的。”Craig厉声说。看着Clyde的脸耷拉下来,Craig转了转眼睛。“Dude,我不是在和你谈恋爱,我是在和Tweek谈。所以滚回去!”

    Clyde有些害怕地小声叫唤,留在原地。Craig走过他离开了房子。

    从兜里深处掏出香烟,靠在自家的外墙轻轻地吸。Craig拿出手机拨了Token的电话,但把电话放在耳旁的时候又开始心疼。

    这不是Clyde的过错。Craig知道。只是学期即将结束,而且和Tweek戏剧性的事件越来越难以应付。

    “喂?”听到他另一个朋友的声音时Craig笑了。

    “Dude,我他妈不得不离开有他在的房子。Clyde搞到我发飙啊!快来帮我。”Craig抽完了烟,挂了电话,开始迎着Token来的方向走去。但Craig不知道,在如此温暖的天气下,窗户一直是开着的。

————————————————————————

-Clyde的观点-

    “Dude,我他妈不得不离开有他在的房子。Clyde搞到我发飙啊!快来帮我。”不管电话那头和Craig说话的是谁,我都不由得感到很受伤,在他看来我这么烦人么。

我环顾房间。咬我的下嘴唇,我忍不住又哭了起来,默默地一个人哭泣。我知道我必须尽快离开。所以我起床,拿出我所有的袋子,边哭边做着这些。

    我没有别的地方去,无家可归的感觉真讨厌。我试过给家里打电话,很多次,但每次那边听到我的声音便挂断了。我想妈妈还在生气吧。

    我尽量挑体积小的东西塞进斜挎包,直到我找到一个更好的地方来存储我的东西。我哭着揉揉眼睛,我知道Craig仍然和Tweek在一起,我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对金发的男孩产生了强烈的仇恨感。我只是Craig最好的朋友啊……不是吗?

    我没有主意,只知道我应该继续去上学,并尽我所能做点什么。回顾房间,我轻轻地叹了口气。我又揉揉眼睛,走向Sprite,把豚鼠捧在手上苦笑。我用鼻子碰了碰他的嘴。

    “我会想念你的。”我抽了抽鼻子,笑了。看到他也抽了抽鼻子我忍不住笑了。转过身环视房间,相当混乱。我知道这混乱肯定大部分是由于我造成的,于是开始清理。在过不久,我就要逃离Craig了,我不想再失去一个我珍爱的人……

——————————————————————————————————

-Craig的观点-

    我和Tweek一起躺在床上。我敢肯定他想说些什么。我讨厌对我有话不说藏着掖着的人,这就是为什么Clyde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们有什么话都都会告诉对方,即使那会激怒我们。

    “你怎么了?自打我到了这儿就一直很紧张的样子……”我看Tweek的变化。他微微抽搐着怒视我。

    “我不高兴的是,Clyde和你住一起了。你为什么不去和他交往?”他怒视颤抖得更厉害了点。我无力地感到一阵头目眩晕。

    “我为什么不和他交往?因为每次我要和你分手你就哭着一遍一遍地给我打电话,然后让我回心转意再和你交往。所以给你说这些简直是浪费时间。”我看他的脸沉下来。我对他有点刻薄了。他知道我想要分手的,因为我身边的一切关系,但他宁愿坚信他会让一切变好。

    但现在看看我们。那次派对以后两个月过去了,事情变得越来越糟糕。我讨厌突发事件。即使我答应过Tweek我不会离开他,他还是打电话给我哭了很多次,让我赶走我最好的朋友。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开始怨恨Clyde。因为他是我的问题的主要来源,我甚至在找借口让自己讨厌他。只是为了取悦Tweek而把他抛到了脑后。揉揉太阳穴,我叹了口气。

    “Craig……为什么你不想要我了?”金发男孩又开始冲我哭起来。我太恼火了。我急需要我的朋友。Clyde。我与之可以无话不说的家伙。

    “为什么?因为你一直在给我洗脑让我把一切都奉献给你!Tweek……而我他妈的确实也做了。”我太生Tweek的气了,我怎么会如此愚蠢!谁在乎Clyde把Sprite放在床上啊?那恰恰表明了他爱Sprite,甚至想和它一起睡觉。至于喝一半的饮料?我不是也做了同样的事情吗。

    我真想自己抽自己。我必须去向Clyde道歉、补偿他,毕竟他是我最好的朋友。妈的我爱他。我开始步行到Tweeks家前门。“Craig等等!对不起!”

    我叹了口气。我不想听。我只是径直走在回家的路上。我不想再打电话搭车,我需要思考。有一段时间我已经知道了我不想再要Tweek,他太他妈惹我烦了。我继续往前走,直到听到一声抽泣,我停下来。我认得那个抽泣的声音。

    我环顾四周,看到灌木丛中露出一个蓝色围巾的角。我看了看道路两旁,然后跑向Clyde。在马路另一边我扬起眉毛,因为我看到他正拿着一个送信的袋子。他注意到我,露出虚弱的微笑揉了揉鼻子,“C-Craig怎么了,你在这里干什么?”

    他这样问我企图掩饰他的所作所为。“Dude……你他妈在外面呆着干什么呢?会被蚊子咬死的。我们回家吧。”我过去拉Clyde。但褐发的男孩多开了我,我又感到一阵胸口疼痛。

    “不!我听到你说的了!你讨厌我!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不能再和Tweek友好相处!他曾经也是我朋友!”Clyde开始哭了起来。我轻轻地笑了。看着Clyde崩溃的样子我的心都碎了。

    我不能自已……我俯下身吻了他。我闭上了眼睛,手臂紧紧环着他。我可以感觉到他的泪水滑到我的脸颊上。上帝……这家伙的水供给源源不断啊……我撤回这个吻,稍稍偏头。

    “Clyde……我爱——”

    “Craig?”我转过身面对声音的主人Tweek。我紧咬着牙,仍然揽着Clyde在怀里。我知道我必须做一些什么,因为如果我没有,Tweek肯定会对Clyde做些什么。

    “Tweek,回家去!”我把Clyde挡在身后。我不禁感到有点害怕,不知道Tweek会做出什么事来。从他的眼睛里可以看出来,看到我和Clyde在一起他非常不高兴。

    “不,让他留下……”我转身,Clyde已经擦干了眼睛。我不知道该怎么做。 “他是你的男友,我只是朋友。忘了刚才的事吧。”我的胸口剧烈的疼痛,但同时我又很生气。我为了他站在这里,他却把我推卸掉了。

    “好吧,过会儿家里见。”我冷冷地说,看着他转身离去。我更难过了,因为我刚刚打算与Tweek分手。紧咬牙关我看着Tweek仍然盯着我,看他抽搐着抱起手臂。

————————————————————————

Clyde的观点

——几小时之后——

    房子里充斥着音乐。我从来不明白为什么我总是用喝酒来处理问题。我现在手里拿着鸡尾酒,在人群中边笑边跳。我已经醉了。

    我穿着我自己的紧身牛仔裤和Craig的毛衣。人们问我是否在和Craig交往时我感到很奇怪。我不会说什么。我仍然感到困惑。

    “嘿,宝贝……是什么让你逃得这么快?”我转过身来,对上惊人的蓝色眼睛——但不像Craig的婴儿蓝那样美丽。

    “我必须要走了,我现在和Craig住一起。”我偏头说,发现后背正靠在墙上。我打量着橙色衣服的金发男孩。

    “嗯,你的男友不会知道的……”肯尼笑着靠在我身上。我没有反对。我觉得这样做有点放荡。但是,嘿。反正我现在是单身,而且肯尼是他妈的真的火辣。

    “他不是我的男朋友,他在和Tweek交往记得吗?”我扬起眉毛说,又抿了一口酒。听到门砰地被打开,我转头。像我一直期待的那样,Craig走了进来。

    “对不起。稍等。”我将手里的酒一饮而尽。我要解决这个问题,虽然我从不擅长解决如此戏剧性的问题。我进厨房调了两杯酒,走进客厅,对Craig热情地笑着。

    “Dude。喝一杯。”我知道他现在压力很大。我看着他准备张嘴说些什么,把饮料塞到他手里,笑着用另一只手捂住他的嘴。“Dude。妈的闭嘴,忘掉一切来只管喝就是啦!”

    我看见他解脱一样地微笑。听到bedrock play的音乐响起我忍不住笑起来。“Dude……来跳舞吗?”我笑着牵起深色头发的男孩的手,走到拥挤的跳舞的孩子中间,把Craig拉近。音乐声音太大说话也听不见,所以我只举着饮料跟着音乐摇晃。

    我看着Craig微笑。我知道他对于我没有让任何事打扰我尽兴而欣慰。我喝了一小口酒,做了个“好酸”的鬼脸,从酒里喝出药溶解后的粉末。我不介意,因为现在Craig在这里,我有保护伞。那药肯定是我拿着杯子跳舞的时候被扔进去的。

    我把剩下的酒一口吞下,丢掉塑料杯子,和Craig靠得更近。药效来得很快,以至于我都尝不出鸡尾酒的味道。Craig很自然地把手放到我腰上。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我俯身吻上Craig,胳膊缠着他的脖子,手伸进他的帽子抓他的头发。撤回吻我俯到Craig耳边。“来操我啊。”我舔着嘴唇傻笑。

    我笑着,感觉手臂被牵动,我跟上脚步。在二楼的卫生间里我被推靠在墙上,呻吟着看着Craig。我的脖子首先被攻击。我笑着拽下Craig的帽子,并迫使他靠在墙上。“噢操!”我们都笑了,我拉过他并强吻他。

    他开始撩起我的衬衫,我笑着撤回来。我们扯掉各自的衬衫,我知道我们都迫切地想要。现在轮到我靠在墙上。“操,Craig快点。”我呻吟着闭上眼睛。我能感觉到他的牙齿在我皮肤上啃咬。我被抬高,裤子被褪下。Craig并不擅长这些。

    一阵剧痛,我尖叫起来,紧紧抓着Craig的肩膀气喘吁吁。我们停了一会儿直到各自都调整好。“靠!Clyde对不起。”Craig抬头看着我。我点点头。

    再次被抬起来时我随着冲击呻吟。“靠!Craig!”我挪动屁股配合他。这种情况持续了一段时间,身体因汗水变得粘着。“靠Craig我要去了。”我对他呜咽。

    他俯下身亲吻我的脖子。“和我一起啊……”Craig还在运动,我不知道他是否也很接近了,但我真的坚持不住了。到达高潮时我呻吟着瘫在Craig和墙壁之间。我们都重重地喘息着。我感觉到Craig从我身体里抽出来。我靠着他,双腿仍然摇摇欲坠。

    “Clyde……我爱你。”我看了看Craig,想说点什么的时候却被他拦住了。“我和Tweek分手了……Dude……我他妈的爱你。怎么会有我这样的人,只是让你和我的宠物一起玩还让你搬进来同住?”

    “我也爱你Dude……”我笑着,又哭了,手臂紧紧抱着他,他转了转眼睛。

    “妈的娘炮……我们回家。”

——————————————————————————

作者:就是它了。完成咯。我真的不想写成这种长度。如果有更多人要求的话我可能会多写几章。不过我感觉这样应该也足够了,在不跑偏的情况下。另外!如果有任何需要修正的地方,请告诉我。因为我总是在我的空闲时间写作,也就是晚上啦。

================================================

啊……完成了,H桥段被我翻的一点都不带感……其实看原文的时候我很激动的!这才是真•BL好吧,不要像那个谁谁和那个谁谁一样,一方软得像个妹子~~~(露胳膊挽袖子ing)咳咳咳我又激动了,好吧好吧,还是那句话,看了的话留个言吧,说说对这个配对的想法神马的,交流交流嘛。以及下一篇翻译我已经选好了,但是还没有看完文章,分类上写的是Eric&Stan,看了第一章感觉像个青春校园剧XD如果有好文也请推荐给我吧!真心求同好~!

TOP

恩……該怎麼說呢……

這麼長+腦漿迸裂&大腦退化……

說白了一句就是看不懂(除了HEXIE的那一段)
日落奈何天,仍有暮春紅顏伴,怜风月。
流连斯情人,却為落雁薄命悲,悯空寂。
夢醒人回歸寂寥,萬籟寂。沉眠不歸總有時,終是空。
不知幾朝是今朝,夜明唯映一人影。今朝不知何處去,此夜只為伊人吟。

TOP

回复 2# SpellCard


言歸正傳
南方公园的同人文妾身是有在一個Wikia外鏈的同人網站上看過,而且很多

問題是那個網站妾身已經找不到了,而且多語法(就是沒有中文)
日落奈何天,仍有暮春紅顏伴,怜风月。
流连斯情人,却為落雁薄命悲,悯空寂。
夢醒人回歸寂寥,萬籟寂。沉眠不歸總有時,終是空。
不知幾朝是今朝,夜明唯映一人影。今朝不知何處去,此夜只為伊人吟。

TOP

回复 4# Alter_of_Worlds


    其实同人站有很多……现在已经基本淡出坑了,SP16S以后实在不好看了,集数也变少了,哎~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