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niColl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Rank: 3Rank: 3

注册时间
2010-11-26
最后登录
2018-8-24
积分
257
帖子
218
UID
32
发表于 2018-3-29 22:16:45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1000rings 于 2018-3-30 09:53 编辑

      近来心情不好,就开始胡乱翻老文件,不知怎么的找到了这篇黑历史一般的文章,我完全忘记了当初为什么要写以及故事的前因后果,为何莫名其妙就到了END,甚至不记得我写过这篇文章,更奇怪的是我什么时候文风变成这样了?
      不过既然翻到了,里面又提到了银子、米糕等角色,虽然跟秃毛的世界好像没什么关系,我想还是发上来吧(反正也没人看XD)。至于文中的各种中二妄想……(捂脸)

分割线





序章


周围是一片黑暗的混沌,什么都看不到。啊,当然,除了黑暗。


感觉不到任何可以被我操控的东西,这可真讨厌。


我尝试着伸手去触摸,可只能抓到一片虚无。


我强令自己冷静下来,思考着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还有,我该怎么办……


第一章


我叫Silver,这不是我的真名,可我不知道我到底叫什么。不过反正名字只是个代号,叫什么都无所谓。只要我乐意,我甚至可以随便给人起名,比如说我觉得你应该叫Cutter或者Cook、Chief什么的,是因为你手上正握着一把菜刀。


我好像在名字的问题上扯了太久,还是赶紧回归正题吧。哦,还是不得不提名字,我之所以没有名字是因为我没见过我父母,也不知道他们留给了我什么。有时候我甚至怀疑我到底是怎么来的,像孙猴子一样从石头里蹦出来?等等,刚刚好像说了什么奇怪的话,孙猴子是谁,我认识他吗?


我记得小时候有一天,我正在街上游荡——毕竟我是个“孤儿”,也只能流浪了。当时我浑身脏兮兮的,有位穿着华贵的夫人可怜我,想靠近我给我一点东西。但我感到很害怕——因为我跟她之间的差距太大。突然间一个易拉罐飞向她的脑门,然后就像一个软绵绵的重心不稳的袋子塌在地上了。


我不知道那个易拉罐是怎么飞出去的,但我发誓我当时根本没有要扔任何东西——好吧我的手在空中乱挥,算得上是扔空气吗?但她的同伴们不听我的辩解,认为我恩将仇报。不过,他们可能是看我太可怜,也就没把我踢进局子。


从那以后我发现,我可以凭自己的意志操控周围的物体,并且,每当我想让一个比较重的东西飘起来时,总会感觉有些费力,所以一开始我只能搞些小玩意。我管它叫“心灵致动”。


因为这个能力,我不再害怕,因为我知道我有多强。我大胆的去了另一个城市——就是这儿。我希望这里没人认识我,然后能重新开始,因为我不想再在垃圾堆里翻找食物了。


靠着别人施舍的资料,我成功的通过了各种考试,因为我的能力让我可以十分方便的作弊而不被发现——直接让书本在监考官不注意时从窗外以极快的速度飞进抽屉,而且我根本不必用手去翻,也就可以证明自己没作弊。就这样,我获得学历,找到一份工作。你问我为什么不直接让钱飞到自己手里?我还是比较喜欢正常一点。你说监控?为了能成功,我把监控的电线提前“处理”了。


虽然我有这种超能力,但我不想凭着单薄的身子当一个搬运工,那样太招摇了,任何人都会起疑心的。所以,我决定当一个文员,旁边没人时我还可以翘着二郎腿看着笔自己划拉,那感觉真是酸爽。


第二章  


今天又要加班,我没时间自己做饭。


在我人生中第一次加班时,老板满脸堆笑的拍了拍我的脑袋、脸颊、肩膀、胸脯和脊柱,告诉我楼下有一个餐馆,我们公司的员工去那里吃饭可以打折。


当我见到那家餐馆的老板时,惊讶之语不禁脱口而出:“老板你怎么在这!”


他讲完话是往楼上走的,难不成他开窗透气时不小心摔下来了?好像也不太可能,那可是六层楼啊。


只见那个“老板”也满脸堆笑:“我就是这里的老板,请问您要点啥?”


一阵恶寒袭上刚被老板抚摸过的脊梁,他这难道是要找借口炒我鱿鱼?我也没做错啥啊!


“老板”的笑容更加“灿烂”了:“您是新客?那我给您推荐几个招牌吧,本店的鸡蛋饼和啤酒是特色,要不要来一份?这次先半价让您尝尝鲜!”


“我不喝酒。呃,另外,我是楼上NXX公司的员工,听说在这里可以打折……”我掏出了自己的员工卡。


第三章


不一会,一张“鸡蛋饼”就摊在了桌面上。


没错,摊在桌面上,与桌面之间没有任何距离,就这么摊在那里!为什么不用盘子装一下,这样感觉好奇怪!


这不是重点。“鸡蛋饼”中的“鸡蛋”,大概是指那些红色的硬邦邦的椭圆形物体……而“饼”,就是“鸡蛋”下面的十分有韧性的带着面粉的面团?!


我拿起鸡蛋晃了晃,生的,上面还沾着散发着臭味的……


我没忍住让刀叉在低空飘了一下,但又克制住让刀叉直接从他鼻孔中探入大脑的冲动。刀叉摔在桌子上,发出轻微的叮当声。


“我买单,你帮我吃好不好?”


他瞄了一眼刚刚浮空的刀叉,眼神变化了一下,然后鞠一躬,仍然带着笑意:“对不起,我不怎么会做菜……”


“那你为什么开餐馆?!招牌菜是怎么回事?”


“前两天刚开张,厨子还在路上,您先凑合吃着……”


扶额叹气,看来我得另找地方了。


“要是喜欢的话,欢迎再来啊!”


来你妹夫。


我刚想回头吐槽,发现他早已无影无踪。


怕我一时兴起揍他一顿?


第四章


那时候我刚上班没多久,还不太了解周围的情况,手机又快没电了,打不开地图,所以刚一出门我就懵了,去哪吃饭呢?


正思索着,耳边响起一个若有若无的低沉声音:


“因特斯汀,一拉卡萨”


我不知道那是什么意思,再说声音太小了我以为是幻听,正考虑着要不要去医院检查一下。


在门口站着也不是办法,所以我拐进了旁边一条小巷里。这条小巷里似乎有人在建房子,地上堆着不少木板、石子、黄沙和水泥袋,还有一台水泥搅拌机。


然而刚一拐进去,一股阴森的气息袭来,顿时在我面前约10米处凭空出现了一个泛着紫光的黑窟窿!


我本以为我自己就算得上灵异了,这又是怎么回事?


只见黑窟窿里探出一条锁链,在阳光的照耀下十分刺眼,奇怪的是上面还缠绕着黑气。


看这架势好像是要袭击我,我赶紧往回跑,一边跑一边试图用什么东西阻挡它,然而这没用,木板一碰到那锁链就粉身碎骨,石子也被炸飞。


记得我过来的时候好像看到隔壁那条小巷里停着一辆报废的巴士,这栋楼好像也快拆迁了……于是一辆巴士从大楼中传了过来,溅起一片浪花一样的碎玻璃。


砰!又飞了。


我想起猎手们在周围没有可抛投的物体时会从地上扒下一块水泥之类的东西来……但是我不觉得它比巴士更管用,所以就没试,再说万一把整块地皮都搞起来,那就……


心急如焚的我尝试着直接控制那锁链,还是不行。


我从未感到如此慌张过,打不过,看来只好逃命了。然而我的体质并不是很好,没跑多远就感觉有点乏力,这样下去肯定不行。回头看看那锁链,已经快要碰到我了。怎么办?!怎么办啊?!


对啊,我自己应该也可以被操控吧?


在锁链快要接触我的一瞬间,我飞了起来,尽全力把自己往前“扔”。风在耳边呼啸,眼前的一切景色都仿佛加速了一般。


但那锁链还是紧追不舍,而且加快了速度!它丝毫不比我飞得慢!


我把自己抬到超过房顶的高度继续飞,可那锁链就像是会追踪一般跟着我。


五米……四米……三米……两米……一米……


完了,我会变成什么样呢?


第五章


低沉的声音把我从回忆中惊醒,这回我总算可以听懂了:


“你……本来就不属于这个世界……为什么不回去……想回去吗……”


好吧我还是没听懂。


“……想知道……你为什么……会有……这种能力吗……”


打了个激灵,这我倒是很想知道,但我没有说出口。


“……会再来找你的……再见……”


第六章


“说完了?”


“嗯,这就是到刚才为止发生的一切。我的信息也都告诉你了。”


坐在我对面的是那个餐馆“老板”,他告诉我他是NXX公司老板的弟弟,叫米菲列斯。


“你打算怎么办?”


他看上去好像一点都不惊讶,这也难怪,是他看着我从黑窟窿里掉出来的,据他说,要不是他,我就在路边等着喂野狗了。话说,这么现代化的城市,不可能吧,何况我还没死……


“我想……搞清楚我是谁。可我又不知道到哪去找他,只能等着。”


“你想过去吗?”


“你有办法?”


他沉默了一会,说:“我有办法,但是到那个世界去可能会后悔的。”


看样子他好像也不正常啊。


“你是……另一个世界来的?”我慢慢站起身,椅子被我推到后方,发出吱嘎吱嘎的响声。


“我和易卜列斯不是亲兄弟。”


那他们为什么这么像?


“没错,我是另一个世界的人。你可以把那个世界跟这个世界理解为镜像一样的关系。”


我用我不太发达的头脑想了一下:“……就是说,你是另一个世界的他?”


“差不多,不过还是有些不一样的地方。这两个世界也不一样,那是个充满了魔法的世界,这里,嗯……你们管它叫‘科学’。”


他把一样东西从锅里倒进盘子,一股食物的香气扑面而来。


“尝尝吧,算是压惊。”


“你刚才为什么要装着不懂厨艺?”


“其实我在那个世界主要是个厨子……但是刚才我感到了黑暗气息,急着想过去看看,就想把你支开……这不是重点!好啦,我警告你,你如果真的过去了,可能会卷入很可怕的事情中。你真的要过去吗?”


我缓缓地点了几下头:“反正我在这里也没什么牵挂,去另一个世界应该会是一段很棒的冒险经历。”


“过几天,你再来找我,我会把你送过去,记得带好各种必需品……手机不必,那里没地方充电。”


——————————时间分割线——————————


这次是一个……明晃晃的大窟窿。


“你如果后悔的话,现在还来得及。”


我掂了掂沉重的背包,让它飘起来:“不了,既然下定决心,我就要过去。”


“这个戒指你戴好,有什么情况用它我联系,至于怎么用,到了那边你自己会知道的,保重。”


我跟他握了一下手,然后踏进了那个窟窿里。


新的故事,即将开始……


——————————END——————————

我叫钢蛋,从蒙塔基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Archiver|手机版|SoniColl

GMT+8, 2019-7-17 03:09 , Processed in 0.465434 second(s), 5 queries , Apc On.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界面设计: 北北″.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