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niColl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Rank: 3Rank: 3

注册时间
2010-11-26
最后登录
2017-11-13
积分
388
帖子
235
UID
17
发表于 2015-7-31 20:25:43 |显示全部楼层
百度博客拆迁 我也决定搬运过来论坛好了,算是添砖加瓦
原发于2009-11-13

原地址http://community.livejournal.com/team_chaar/44609.html
[Shockwave x Soundwave] Communication Difficulties for midydoof
Title: Communication Difficulties
Requester: midydoof
Series: Generation 1
Rating: K+
Pairing: Shockwave x Soundwave
(虽然上面写的是Shockwave x Soundwave,但怎么看怎么是逆CP……译者很纠结。因为没有要授权,所以只在自家贴下自己看着玩就好了……*逃走*)
如果说,比起霸天虎来说汽车人们更和谐更有同僚爱的话,连震荡波都不得不从逻辑上作出肯定判断。
再如果,霸天虎没有被迫躲到地下去,震荡波也就有足够的设备来修复这种损伤。卡隆没有先进的医疗设施,这让震荡波明白了为什么他会选择跟随威震天,以及为什么没有医务人员愿意站在霸天虎这边。现在震荡波既了解也接受这样的事实——大多数霸天虎清楚他们的自己保护自己的TF身安全。一些则选择了组成团队——Seeker们就是其中的典范。
震荡波本人对威震天的安危负责,但这也必须排在整个赛博坦之后。
那个叫声波的通讯官对他来说不值一提。
然而,声波就在那儿——没有带口罩、毫无生气地躺在震荡波的试验台上。机体上数不清的伤口,磁带仓也被炸坏了,更要命的是紫色的能量液还在不断地从颈部的伤口中流出。他的发声器则完全给扯坏了——真是讽刺啊,这也恰好说明了为什么车子们讨厌处理重伤的机械问题。电线断裂、电路崩溃,现在还不得不把能源管阻断——这是个应急措施,震荡波还需要时间去考虑如何解决本质问题。
发声器并不像其它部件那样容易修复,每个发声器都是独一无二的,而震荡波此时既没有经验又缺乏物质保证去做一个和声波以前一样的来。
但这也不代表震荡波会就这样丢下他任他哑着——声波是他们的通讯官,在霸天虎中有重要的战略地位。
同时震荡波也发现,他着实对声波算不上了解——他总是像影子一样跟在首领身边,震荡波以前从没向此时此刻这般注意过他。
因此,震荡波通常会在自己工作时让声波保持上线状态。不过这毫无意义,从任何角度上来看都不是个好的决定,这使震荡波为了不浪费更多宝贵时间而不能出任何差错。
但是,声波也并不是那么愿意醒着。第一个掠过他没带口罩的脸的表情是“痛痛痛”,随即便是“惊惊惊”。他下意识地想要冲出去,不过好在震荡波事先就把他给绑成了粽子(大波你的癖好……译者按),他深知冲动会让通讯官更难以修复。
“我把我能找到的传感器都关掉了,”震荡波不带感情地说着,由上自下看着通讯官,“但是我需要你在我们进行修复工作的时候上线。”
这大部分是实话——为了检测发声器是否合适,声波得保持清醒并且不断尝试说话才行。在修复过程中有太多需要精确计算的步骤和错综复杂需要处理的电路板,在完成之前还需要大量的试验。
震荡波继续俯视通讯官:“你要是再挣扎就是在挑战我的耐心了。”他这么说。最终,通讯官安静下来,虽然紧张得要死但总算表示愿意合作。“我相信你会乖乖听话的。”震荡波小心地给声波松了绑,让他尝试着坐起来。通讯官意识到自己的伤势严重,很快就又把自己摔回实验台里。
“嗯。”震荡波继续说,“你的自我修复系统会做好其他伤口的修复工作,我建议你保持安静,除非你想要在这儿带上更长的时间。”
这显然比恐吓更加有用,因为声波正用完全的安静来作回应。震荡波突然有一种小小的满足感,回头继续工作。
oOo
声波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口罩戴上。震荡波头次看到他这样焦虑,因为平时口罩遮住了声波可能出现的一切表情,不过现在既然他不能说话,也就妨碍了震荡波对声波怎么回应他所说的话建立一个清晰完整的概念。
一开始,这很令人头痛——几个循环之后,就几近舒服了。工作进行的很缓慢,声波的自我修复则因为能量匮乏而更慢。小磁带们总是被震荡波派出去寻找足够的能量块以便他们的头儿能早日康复。
这就留下了大段的等待时间(大波你故意得吧……译者按),所以震荡波——在没有别的事可做的情况下——就开始不停地说话。
这是一种宣泄——威震天从来不听他的报告,总是无时他的回答和他的个人见解。现在声波被固定在实验台上,既不能离开也无法回话,震荡波发现居然难以克制自己保持安静。他边干活儿边说,最常提起的是威震天、他自己当首领的愿望、以及汽车人的愚蠢。
而声波在大多数时间里会把注意力集中在震荡波身上,偶尔尝试与对方交流,碰碰他的胳膊或者肩膀以引起对方注意,但是震荡波总是立刻把他的手掸掉继续自己的演讲。他实在没芯请尝试和一个显然不能说话的TF交流。
虽然声波不能说话,他依然找到了制造噪音的方法——通过音乐。不是通过公放收音机频道就是找出震荡波还没发现别的TF有的奇怪乐器。这些音乐并不难听——实际上,声波的音乐另他感到舒适。
他们之间的互动是可以原谅的,也许,在它开始影响震荡波的工作进度之前。他把大量的时间花在工作以外的事情上了,直到威震天性急地联系到他,震荡波才意识到。
是自己变得情绪化了么?震荡波几乎是完全泄气了,威震天第一次直接联系自己,居然全是为了声波。
尽管如此,震荡波还是照令去做了,他花了一个循环日的时间完成了新发声器。现在声波正安静地坐着,没戴口罩,头向后仰着好让震荡波把新零件装好。
发声器本身可以正常发声,当然了,没有东西可以和声波原来的声音一模一样。不过震荡波以大量声波曾经演奏的音乐成分建模,如果他正确掌握了声波对音调的敏感度,通讯官会喜欢上他的新发声器的。
“想想吧,你对威震天那么重要,以至于他会为了确认你的状况急着联系我。”震荡波漫不经心地说着,光学镜忽闪忽闪,集中于和通讯官最后的交谈,“当然我可以确定,如果是我受了同样的伤,他也会同样关心————”
“安静。”
震荡波跳起来,工具摔倒一边,向远离通讯官的方向撤了一步。这很令TF为难,真的,让他如此惊讶——但是同样令人欣慰的是,他知道他成功了。
“声……”震荡波开口,但在对方努力调整发声器发音时停住了。
“给我安静。”声波命令道。当他感觉震荡波还想说什么时,他又一次努力说出命令,“安静。”
声波对震荡波来说是个谜,因为他们从未直接对话过,而当他们可以那样做时,声波已经不能回答了。现在声波可以进行交谈,震荡波却不能肯定自己喜欢这样。声波看起来很恼怒的样子,但他接下来的行为更让震荡波难以理解,他伸出空闲的一只手碰了碰震荡波的天线。天线轻轻振动,震荡波随着声波的手划过天线敏感的边缘颤抖,但同时声波的另一支手却掐紧了他的颈部的音频装置作为警告。通讯官的表达方式很可怕,就像一个机器人通常表现出来的一样冷漠。
“靠近点儿。”声波说。
震荡波困惑却顺从地任通讯官把他拉过去实验台的边缘。声波修长的腿滑过去环住他,把他固定在那儿。震荡波尴尬地站着,肩膀僵硬,光学镜不停地闪。他本应该问声波想干什么,但掐着他脖子的手突然换成了吻,通讯官灵巧的手指也开始滑过他的胸部装甲,令震荡波窘迫地探索着装甲接缝。(小波好主动……译者按)
震荡波无法克制自己发出呻吟——不过这样的声音并没有让声波责备他。
看来,这就是声波之前想要和他谈的事了。
fin.
-----+Snidget.King 来自流星街+-----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Archiver|手机版|SoniColl

GMT+8, 2018-4-20 07:00 , Processed in 0.032895 second(s), 6 queries , Apc On.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界面设计: 北北″.

回顶部